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教案 >

工程造价鉴定未经质证 华联公司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发布日期:2021-12-19 22:54   来源:未知   阅读:

  记者杨福)日前,湛江市劳动建筑工程公司二分公司(下称劳建二公司)经理陈康健向记者报料称,其委托北京市北达律师事务所向广东省司法厅政务信息公开系统查询获悉,当年对其司法案件材料进行鉴定的广东华联造价工程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下称华联公司)不属于广东省司法厅审核登记的司法鉴定机构。并且对涉案材料进行鉴定的四人当中竟有两人无鉴定资质。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华联公司竟将其公司近亿元的工程造价通过鉴定砍掉了一大半,且没有走过质证程序,作出的鉴定结果对其公司及其个人造成了巨大损害。事起二十几年前,劳建二公司受托带资承建湛江市原霞山工商局名下的东风市场,双方对已施工的工程造价存在重大分岐而对簿公堂,法院委托的中介机构华联公司作出的造价司法鉴定报告成了唯一的司法根据。

  华联公司对东风市场造价作出的鉴定结果造价为4千多万元,而劳建二公司委托的广东建成建筑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所(下称建成鉴定所)作出的鉴定结果为9千9百多万元,两结果数额相差一半。

  工商局多次修改图纸和资金不到位 预期2年工程被拖延至10年1991年11月20日,为了旧城改造和解决劳动力再就业问题,湛江市劳动建筑工程公司(下称劳建公司)和霞山工商局签订工程承包合同重建东风市场,后来又签订三份工程补充协议。合同约定霞山工商局将东风市场综合楼全部工程委托劳建公司带资包工包料承建,施工期为755天,约定工程竣工结算按照施工进度实际发生的工程量和结合现行的定额和计费标准。劳建公司指派属下的劳建二公司进场施工,霞山工商局因多次修改设计图纸及其建设资金不到位等单方面原因,耽搁至2001年7月底才竣工。原设计二层地下室,并按八层标准打桩及建设,目前只建成了三层。同年9月1日,劳建二公司将东风市场交付霞山工商局。

  东风市场开业使用后,劳建二公司多次去函霞山工商局要求对工程竣工进行结算,未果。2004年8月16日,劳建公司发工程结算催促函,指出2003年12月5日交给霞山工商局应签的工程单未签。近4年时间过去了,2005年3月10日,霞山工商局指使霞山物业站单方委托市工程预算审核中心作出工程投资评审报告,审定金额为3500多万元,该报告亦注明这并不是全部竣工工程结算款。2005年4月21日,霞山物业站向湛江市中级法院(下称湛江中院)提起诉讼,要求劳建公司及劳建二公司返还2200多万预付材料、人工伙食费及利息。这两公司提出反诉,要求省级资质公司对东风市场进行全面竣工结算审核。

  湛江中院商请委托省法院摇珠选定鉴定人对东风市场工程造价进行鉴定。代理律师于2014年6月5日到省法院阅卷,在档案最后一页竟然找到了当年的摇珠结果确认表。摇珠结果确认表内容显示:时间为2005年9月22日上午9:50分,表格抬头是湛江中院,主持人签名是王万发、张志强和张永强,手写注明王万发是省院执行局正处干部。表格上没有双方当事人签名确认,也没有监督人员签名。据陈康健回忆,2005年9月21日下午4时,湛江中院法官张志强把陈康健叫到办公室,说明天开车到广州省法院摇珠选鉴定人。陈康健要求一起参加,遭到拒绝。22日上午9:50分摇珠出了选定结果, 23日上午,张志强打电话叫他到办公室领取中标通知书。为了更深入了解当年的摇珠情况,记者在湛江中院得知,当年的法院司机张永强同志已经退休,于是致电其询问当年是否曾开车到广东省高院去商谈摇珠一事,他回应称,事情过去太久已记不清了,如果有鉴字应该去过,具体情况要问当时的负责法官。记者又致电负责法官张志强,他表示自己已经退休了,高院过问过这件事,高院操作的,王处长最清楚。省法院相关部门同志回应记者,王万发法官已于10年前退休了,他本人经手的案件我们不清楚。

  1千多份图纸和检材竟然一天算出来 实际是多数签单不予计算陈康健讲述鉴定的经过,2005年11月25日前,法院要求交齐鉴定资料。当天下午,我带齐10册1千多份图纸和资料交到法院,一式四份,26日华联公司从广州下来湛江取资料。28日上午8点半,张志强打电话给我说结算书出来了,催促尚还要交9万多元鉴定费。29日通知我到他的办公室领取鉴定书。从华联公司发给法院的复函显示,26日才收到劳建二公司鉴证检材:“10月26日提交的签证如已包含在定额工作范围内,不予计算。对其中不合理的部分,不予计算。我们按法院委托对工程造价鉴定范围内的造价部分进行了鉴定。”华联公司中选后,于2005年11月30日作出了《东风市场工程造价鉴定报告》。2006年4月1日,华联公司又作出第二份《湛江市东风市场工程造价鉴定报告》,内容差不多,鉴定造价结果仍然为4000多万元。第二份鉴定报告代替了第一份鉴定报告使用。华联公司作出鉴定报告中的鉴定范围,是对东风市场裙楼护壁及护壁桩、裙楼主体、裙楼基础土方、裙楼基础、围墙和室外、水电安装、裙楼工程签证均是部分的工程。对双方于1998年3月20日所签的关于从合同工期日起至1997年12月31日的人工、机械等给予补偿的签证部分不包括在本次工程造价鉴定范围内。

  劳建二公司指出,华联公司共计错、漏项目和未计入结算的多达5000多万元,其中1998年3月20日《工程签证单》少计2000多万元。实际用钢材少计229.5吨。排气扇、鸿运扇42台,只计2台。路边至内地台填沙高1.5米、面积1万1千多平方米,填砂3万多立方米未计入。第二次鉴定,比第一次鉴定多了21多万元,补上4台电梯113万元,铝合金窗补上64多万元。但是,华联公司又将原鉴定公司二级收费率调低至三级收费率及其他子目调整,减去了168多万元。有关护壁桩及护坡、裙楼基础、基础工程、钻孔桩、基础时工、基础人工土方、主体工程、主体装饰、供排水、消防、电气等施工双方确认的签证子目高达1021个未列入,另有420个子目漏计,165个子目错计。多次申请重新鉴定不予采纳 另行主张诉讼也被驳回对华联公司鉴定报告的问题,省建设工程造价管理总站给出了粤建造函[2007]032号鉴定意见,我站认为:“其中如因发包人原因中途停工而造成的窝工费、施工机械停置费、材料损失费及可以增加的工程内容是工程结算造价的组成部分,但华联公司出具的鉴定结论不考虑该部份费用,会影响工程结算造价内容的完整性,建议予以重新鉴定。”劳建公司和劳建二公司提出异议并申请重新鉴定,但法院不予采纳并驳回反诉,依据华联公司鉴定报告判令这两家公司返还多领的1200多万元材料、人工伙食费。劳建公司和劳建二公司提出上诉,被省法院驳回。劳建公司和劳建二公司申请再审,省法院又维持原判。之后,劳建公司和劳建二公司依照再审判决另行主张的权利,以施工合同纠纷另案起诉霞山工商局,历经湛江中院和省法院的初审、终审、再审、重审、终审等审判程序,最后于2019年4月被驳回,维持原来判决。

  霞山工商局作出工程补充协议,双方约定施工过程中所需的大宗材料5000元以上的由双方共同采购,5000元以下的材料由霞山工商局现场监督、验收。按实际采购价格签证作工程支付进度款,施工管理人员每天按20元、工人及加班费每天按10元计付预付款作伙食费。又约定霞山工商局派人常驻工地,现场指挥,对所有的工程施工中均有两人以上签证,严格按照协议执行。霞山工商局所付的5300多万元其中有441万元为工程进场预付款,1000万是打桩工程预付款,其余均为签收验证、重重把关的预付材料及人工伙食费用。工程款鉴定造价远远低于预付款,不符合常理。省司法厅政府信息公开广东华联公司不属于本机关审核登记的司法鉴定机构2020年9月21日,广东省司法厅以粤司信息公开[2020]105号,对华联公司的资质和鉴定人员情况作出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经核查:“华联公司不属于本机关审核登记的司法鉴定机构,该公司未在本机关进行备案登记;李建伟、陈新等2人不属于本机关审核登记的司法鉴定人,上述人员未在本机关进行备案登记;张宏明于2013年9月2日经本机关审核登记为司法鉴定人,在广东华联建筑工程造价司法鉴定所执业;周道川于2005年1月7日经本机关审核为司法鉴定人,同在上述鉴定所执业。”座落海边高标准修建的东风市场历经20年风吹雨打 依然完好无半点损坏东风市场建筑面积原设计5万8千多平方米,地梁高度为0.8—1.2米。地层高5.2米,楼板厚15厘米。采用优质鱼峰山、红水河牌425、525高标号水泥。楼板集中活荷载按每平方米600多公斤的设计标准,选用直径8、10、12、14厘米楼板钢筋。地基地质资料显示地下沉积着厚厚的7米深淤泥,地下有流砂水带及20多米深的可塑土,地基设计为摩擦桩。桩直径原设计为ф80厘米,后改为ф60厘米,但实际施工后丈量桩直径80—150厘米不等。桩长达34.5米至36米,往地下打下了一千多条桩。记者走进东风市场看到,该建筑物内部宽阔高大壮观。80厘米粗的柱子没有掉一块瓷砖,墙体和楼面、天花没有出现一条裂纹。楼顶层的隔热砖没有敲开过的痕迹,楼房没有漏水。因被追讨材料预付款 曾经建造者陈康健住房至今都被法院查封案件代理律师表示,这个案件的关键是华联公司作出来这个鉴定结果跟实际的工程量是不相符的,和劳建二公司委托建成公司作出的司法鉴定相差很大。还有窝工费,双方都有签证,几次诉讼,霞山工商局不认可。窝工费损失是一大块,也没有补偿。法院认定华联公司这个鉴定结果,按照合理的程序,法院应该先质证,确定认可范围。法院却一股脑抛给了鉴定机构,等于赋予华联公司在鉴定范围内予以计算和不予计算的权力,鉴定代替了审判。陈康健表示,预付材料、人工伙食费5300多万元在工程竣工前就已经陆续支付了,法院依据华联公司的鉴定报告追讨我多领的1200万元,拍卖我南站市场经营权1510万元和另行追讨我名下建隆公司1300多万元的经营收入。法院划走我银行帐户120万元,致使我继承的房屋也即将被拍卖,我将面临着一无所有的困境。十几年以来,东风市场解决了上万人就业生计,方便了当地居民生活,成了远近闻名的海鲜市场。反观该市场的建造者陈康健,不但赚不到钱,还因被追讨材料预付款,连住房都保不住,落得凄惨下场。陈康健默默地承受着巨大压力一直在维权,坚信总有一天司法机关会还他一个公道。本社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来源:中国社会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