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试卷下载 >

罪有应得!负债800亿逃往国外父亲去世坚持不回来后被抓回国

发布日期:2022-02-11 04:49   来源:未知   阅读:

  ,当市场经济进入中国市场时,用这句话来形容那些在资本市场上摸爬滚打的商业大亨们再合适不过。时代潮流将他们推向了人生巅峰,却出现了不少德不配位的商业大亨们,在纸醉金迷中迷失自我。甚至还有一部分成为金钱的奴隶,离成为企业家的目标越来越远,为了赚钱,触犯法律禁令,最后落得仓皇潜逃的下场。

  王永红即为典型之一,前半生的他,凭借自己聪慧的头脑和敏锐的商业嗅觉,在商业领域大施拳脚,迅速实现了阶层的跨越。可就在他受万人敬仰之时,却因为没有控制住内心逐渐膨胀的欲望,被资本左右,最终迷失自我,负债足足800亿元。公安机关下达逮捕令时,他为了逃避追捕,卷巨资逃亡国外,就连老父亲去世,也不肯回来再看最亲的血亲最后一眼。

  年轻人总爱幻想一夜暴富,高富帅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对于男性魅力的三大标准。王永红在青年时代所得的两大成就:一是上市公司中弘集团董事长;二是全国总人数不足两千的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这足以让不少当代年轻人望其项背。

  悉数王永红的成名之路,不禁让人感叹。1972年,他出生在江西省宜春市的一户小康家庭,父亲在当地行政机构当领导,十分重视对这个独子的教育。王永红也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学生时代的他是旁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不仅成绩优异,而且情商出众,喜欢主动与人沟通和交流。

  父亲在单位里面担任领导,小王永红能够接触到不少关于管理的知识。不过,这也从反面助长了他不愿像父亲一样过安稳日子的心理,也为其今后创办公司,管理众多员工奠定了一定基础。

  1990年,18岁的王永红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入一所大学就读。要知道,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大专就已是非常高的学历,更不用说像王永红这样通过高考考入大学的天之骄子。在大学这个人生的第一个岔路口,他选择听从父亲的安排,主修管理学专业,此时家庭为他规划的道路是:毕业之后进入行政机构工作,成为一名国家公务员,然后在体制内不断沉淀,稳定升迁,安稳地度过一生。

  时逢国家经济快速发展之际,朝九晚五的生活哪里容得下这位身怀宏图大志的青年,像父亲那样稳定的公务员生活只让王永红感到乏味,活跃的市场经济又不断吸引着他。还未毕业时,自由兼容的大学环境就已经改变了王永红对于未来的看法,促使其下定决心,离开父亲为他铺就的平坦道路。

  1992年,在邓公的推动之下,国家开始建立市场经济体制,迎来的是众多行业的兴起,不少体制内的年轻人辞职下海,处于象牙塔之内的人才们也是跃跃欲试,想在国家政策大改革下分一杯羹,为国家发展,社会进步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王永红就是其中一位。

  大学毕业之后,他选择什么样的工作成为了一大问题,再次来到人生的岔路口。这一次,他决定选择走自己的路:依靠自身努力成为一名真正的企业家!刚刚走上社会的王永红还带有学生专属的稚幼气息,为了迅速适应风云突变的社会,他对第一份工作并没有太高的要求,而是先让自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一番,一方面可以磨练心志,另一方面则是找机会瞄准商机,以待一鸣惊人。

  王永红通过应聘来到一家加油站工作,他并未觉得这份工作与他大学生的身份不匹配。自主择业的带来的影响就是,他对汽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加油站工作了整整三年,攒了一些钱后,有了底气的王永红决定专职转向汽车领域,他找到自己的表哥,在后者的介绍之下前往了一家洗车店工作,聪慧的他又掌握了关于洗车的核心技术。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人均汽车持有量不断攀升,汽车保洁领域却没有及时跟上时代的步伐,专门的汽车清洗的公司并不多,洗车店大多分散,市场竞争力较小。王永红和他的表哥发现了这一商机,决定一同创业,创业领域正是汽车保洁,打算通过对汽车保洁店进行资源整合在资本市场逐利。

  “兄弟同心,其力断金”,他们在汽车保洁领域很快就赚到了一大笔钱,这让王永红第一次真切地嗅到了金钱的香味。不过,王永红的目标并不止于此,他又开始寻找更加赚钱的生意。

  加油站,这个王永红梦想开始的地方,他决定将自己从汽车保洁赚来的第一桶金投入其中,通过资金收购了不少加油站,然后附加上汽车保洁的服务,对其进行捆绑性销售。

  王永红在汽车保洁领域的生意越做越大,与同期毕业的大学同学相比,已经是十分优秀的存在。不过,他并不甘心,他认为该领域上限不高,并不能够满足他想把生意做得更大的愿望。

  很快,机会再次来到了王永红身前。1999年,王永红开始筹划将资金投入到房地产行业之中,为了获得更多可随时使用的流动资金,他将此前收购的众多加油站卖给了中国石油化工集团。

  恰逢世纪更迭之际,2000年年初,北京市规划扩展中央商务区,王永红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进军房地产行业。当时,位于北京朝阳区东部地段的常营,少数民族居住人员较多,经济相对落后,下达之前,一般的地产商很少会考虑到这边,但王永红不同,他在一年前就已经瞄准了这个地方。一方面是想到这边开发价格便宜,适合在地产方面经验较少,资金相比起那些大地产商不算充足的自己;另一方面又坚信这块区域日后必将发达。于是,他将赚来的钱全部投入到其中,买下一块600亩的空地,在上面开发了9800套商品房,名为“北京像素”。

  王永红在做这一决策前也遭受了不少的阻挠,主要压力来自于家庭。他的父亲并认为这种行为风险太大,毕竟是把全部身家投到了一个经验为零的地产行业,一旦赌输,不仅这些年赚来的钱赔了个精光,本人还会成为一个负债累累欠债人。

  他却从未对自己的决策有所怀疑,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王永红的选择是正确的。房子开发基本完成后,王永红并未急于将那些商品房全部出售,而是等待时机。随着中央商务区的扩张,短短一年的时间内,常营房价突飞猛涨,王永红抓住时机,在当时房价几乎达到顶峰的时候及时抛售,这一招让自己的公司赚得是盆满钵满。

  跟上房地产兴盛时代的王永红,通过“北京像素”一跃成为了一名新兴的地产大亨。在2004年之前,短短四年时间里,他所开发的商品房全部销售一空。自此,王永红身价猛涨,开发常营地区房产获得的五十多亿元利润,让他成功地在全国富豪榜上占有一席之位。2006年更是被评为了北京地产行业的年度影响人物,彼时的他也不过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却已是同龄人中的翘楚之辈。

  此后,王永红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都在该领域深耕,逐渐在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占据到了较高的位次。

  王永红要实现成为真正的企业家的梦想,光靠赚钱还不够,对社会的贡献也是其中的重要考量。意气风发的他自打成名后,从不吝啬手中钱财,醉心于慈善事业。

  2007年年底,多方筹措举办的TOP100慈善晚宴在北京成功举办,知名篮球运动员姚明先生也受邀参加了这次晚宴。这场宴会一共筹集了慈善资金八十四万元,其中有将近一半就来自于年轻的王永红,他以四十万元的高价拍得油画大师俞军海先生的代表作《金葵花》,引得现场掌声雷动。仅仅两个月后,王永红又送出十三万元,用作修建以公司中弘集团命名的爱心图书馆,旨在助力打造城市的书香味。

  2008年,注定是让全中国人难忘的一年,既有北京奥运会,也有雪灾、地震和金融危机,不少企业遭受沉重打击。在王永红的正确决策下,公司不仅安稳地度过了这一年,他本人还做了不少的慈善事业。

  这一年刚开始,王永红便主动给希望工程捐款50万元。在全国遭受了严重雪灾的情况之下,王永红斥巨资,将核算价值达到两千万元的救灾物资送往灾区。同年五月份,汶川发生特大地震,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王永红再次以本人的名义拿出500万元用以捐款。值得一提的是,两年之后的玉树大地震,王永红又捐出了1000万元。

  纵观王永红的慈善行为,我们不难发现,他的所作所为,基本上已经接近慈善家、企业家的名号。似乎短短的十多年就完成了年少时期的梦想,而达成这一系列成就之时,年龄也才不过三十多岁。

  二十世纪头十多年的王永红,是在各界都享有较高声誉的大商人。可惜的是,王永红的人生高光时刻并没有持续太久,他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从一个打工者成为了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却用不到五年的时间将自己从一个资本家变成了负债累累的在外潜逃罪犯,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他被内心膨胀的欲望和资本左右开始说起。

  2017年,王永红仿佛遇到了自己的爱情,功成名就的他首次见到女演员韩熙庭,便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她。韩熙庭曾在2011年上映的《金陵十三钗》中扮演怡春的角色,刚出道没多久就能够在这种级别的电影中担任重要角色,与其背后的金主王永红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公司里,他是受人尊敬的董事长,说一不二,但在与韩熙庭相处之时,他则显得略带卑微。因为年龄的原因,王永红在追求韩熙庭时产生了一定的自卑感,后者一开始也并不愿意与这个大自己十五岁的“叔叔”在一起。不过,王永红并未因此放弃对爱情的向往,虽然年纪不占优势,可自己资金雄厚,能够给韩熙庭的事业提供帮助。

  不仅如此,为逗韩熙庭开心,王永红不惜以八千多万人民币的价格,拿下了清朝时期皇帝专用的双龙尊古董,并高调表示这是为了赠予韩熙庭。王永红的金钱攻势,终得红颜一笑,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殊不知,这已是他人生最后的高光时刻。

  话说回来,在事业方面,王永红不甘心传统的商业融资模式,认为资金运转周期太长,随着地产行业热度的衰退,他决定与资本展开一场游戏,妄图通过运作资本达到“以钱生钱”的目的。

  日思夜想之下,他创造出了一种新的资本运作方式,即“A+3”。“A”指的是能够发行“人民币普通股票”的公司,而后面的“3”则是指三家来自海外合作的上市公司,相当于四家公司一同合作融资,对资本进行运作,以此逐利。

  王永红的中弘集团就正好就是一家可以发行A股的上市公司,在他的主导之下,公司董事会通过了关于质押股份的决议,将股票作为“抵押品”交予银行,以此换的银行贷款,然后在将得来的贷款投资到各个领域,王永红想象得十分美好,他坚信随着公司的规模扩大,股价会增高,融资则会越来越多,然后又可以向银行抵押股票,换得更多的贷款,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从表面上看,这种模式可以在投资和融资之间形成平衡,可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之中,王永红并没有合理地进行投资。中弘集团收购了不少已是穷尽之末的项目,在收购之后更是亏本连连,这就造成了理论上的平衡无法继续维持,公司的负债量也越来越大。

  真正给予中弘集团致命一击的事件,是收购一个关于海南省三亚市半山岛的旅游项目。该项目从上世纪末时就已经开始,目的是为了人工造岛,通过旅游业来吸引游客,从设立以来不少的投资人都在这里折戟,算是一个“烂尾”项目。王永红就偏不信这个邪,他自信满满地认定这个项目,能够给公司带来巨大收益,就像当年他第一次踏入地产行业,在常营大胆投资进行开发一样。

  怎奈命运弄人,王永红好运不再。中弘公司豪掷万金,前前后后一共向这个项目投资了58亿多的巨额资金,如此高调的行为自然引来多方关注。一时间,该地区成为著名的网红打卡地,与之定位相对应的各种高端活动相继开展起来,可这繁华的背后是行外人看不到的危机。

  百密终有一疏。2018年,中弘集团由于各类项目亏损太大,积累的债务过多,从该项目收到的预付款又被债主拿走,资金供应无法支持该项目继续进行,断掉的资金链平衡被打破,公司在短时间内便宣告破产。王永红费尽力气构建起来的资本天平失衡,公司股票价格更是一落千丈。据资料显示,中弘公司的股票在深圳证券交易价格曾连续一个月跌至一元以下,辉煌不已的中弘集团在王永红的带领之下走上末途。

  墙倒众人推,公司危亡之际又有媒体站出来爆料,王永红此前为向韩熙庭示爱拍得的清朝古董,竟然没有支付款项,拍卖行还将他们二人直接告上法庭。这样一来,王永红在业界积累多年的名誉一朝毁于一旦。

  破产后的王永红债台高筑,达到800亿元的数额,巨额债款根本无法还清,等待他的是牢狱之灾。本应该直接接受法律制裁,王永红却耍起了商人的小聪明,他不愿意锒铛入狱成为一名罪犯,更他不愿接受公司的“烂摊子”,于是利用职权套现将近70亿,完全不负责任将公司的收尾工作留给了董事会其他成员,然后带着他心爱的女人逃亡海外。

  在国内,他是一个非法离境的逃犯,在海外,他却是一个手中握有巨资的亿万富豪,身旁还有美人相伴。王永红幻想持续这样的生活,但他错误的估计了祖国的力量。

  从2014年开始,公安部每年都会开展“猎狐行动”,目的就是为了专门追捕那些,在国内犯下重大经济案后,逃往海外的经济逃犯。主要是通过与海外国家合作,让对方国家以遣返“非法移民”的方式将那些罪犯遣送回国。身为逃犯之一的王永红正好属于非法移民,又非法携带巨资逃离,符合“猎狐行动”的目标条件,被抓捕回国是迟早的事情。

  王永红于国外短暂的逃往时间里,家里面还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他的父亲去世。得知这一消息后,王永红依旧不愿回国,连父亲下葬火化的那一天,都还在海外潜逃,没有能够见到老父亲最后一面,不知道当他回忆起儿时父亲对其的敦敦教诲时,会不会有所亏心,这必将成为王永红一生的污点。

  纵然,王永红潜逃海外存在侥幸心理,但最亲的亲人离世都无法让他回头,让不少外人感叹,他曾经在媒体面前做出来的慈善行为均是假象,商人终究是逐利而趋。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潜逃没多久,王永红就被公安部通过“猎狐行动”抓捕回国,在法院的裁定之下,以王永红为首的中弘集团重大经济案终于落下帷幕。

  事实证明,王永红从他决定玩资本游戏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宣告他的初心已变,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一名真正的企业家。

  金钱,对于普通人而言是赖以生存的通货,对于市场而言,则是促进商品流动的一般等价物,而对于这些大商人来说,不过是账目上的一串数字罢了。在我们看来,王永红所赚得的钱这辈子已经是没有办法花完,他没有必要为了赚更多的钱,在法律警戒线上徘徊。

  不过,人的欲望是无限的,这也是道德和法律存在的意义。道德底线为第一层,不守德或许不会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法律是最后的底线,不守法的后果只能是接受法律的制裁。

  王永红为加快公司的资金运转,让公司和银行暂时处在了一座并不稳固的资本天平之上,最终使得公司大楼成为一座实际的“烂尾楼”。不知他在入狱的那一刻,有没有想过,年轻时候成为一名企业家的梦想。

  当我们回顾王永红的发家史时,不难感受到他刚刚成名时那种初心仍在,意气风发的神态,作为商界的年轻翘楚,成为市场经济的弄潮儿之一,醉心于慈善事业,将大量赚来的钱回馈于社会,怎奈一朝入歧途,难以回头。

  诚然,我们国家的市场经济体制确立不过三十年,有许多地方需要去完善,少部分人曾因此钻了空子,但笔者坚信,这些人最终都会被一一清算。原本,王永红作为商界的代表之一,有责任承担着推动经济体制不断完善和发展的责任,他却没有做到这一点,反而被资本洗脑,玩起了非法的金钱游戏,离成为一名真正企业家的道路越来越远。

  从王永红事例我们可以得知:人,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贵,无论是权力持有者,还是受权力制约者,都必须恪守法律红线,不能够因为心中欲望的膨胀而迷失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