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素材 >

长传冲吊20?后卫过前锋?畅想可能流行的5种战术

发布日期:2022-05-11 01:35   来源:未知   阅读:

  让我们从疫情期间欧洲足坛的种种纷争中暂时脱离,来回归纯粹的足球。赛事虽然停摆,但对于这项美丽运动的思考仍将不断继续。不妨畅想,在足球重启的时候,哪支球队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战术革命呢?

  从某种程度来讲,足球世界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查普曼首先开始使用中卫球员,绝大部分人都认为WM阵型将会永远存在下去,然而,转眼间90年已经过去,数千支似乎不可一世的无敌之师变成过眼云烟。

  强队无法永远强大。足球世界的一切创新,也都会以确切的需要作为依据。那么,接下来将会有怎样的创新呢?又或者,哪种过往的战术潮流会在2020年代重新回到主流视野?就像高位压迫、边卫内收以及紧凑型4-4-2在2010年再度流行,在2020年代自然也会有新的战术理念再次成为主流。

  克洛普曾经说过:“世界上最强的创造型中场,都无法跟行之有效的高位压迫战术相匹敌。”克洛普对于高位压迫战术的理解理应超出他人一筹,他在安菲尔德推行的高压踢法已经征服了整个英超联赛,而且在他的战术体系中,的确没有传统意义上的10号球员。

  事实上,克洛普的利物浦从未拥有过德布劳内甚至是博格巴这样类型的创造型中场。过去几年,红军阵中主要负责创造机会的是边后卫,而本赛季,红军在边卫助攻的基础上,也更多地使用了长传冲吊的踢法。

  克洛普的球队会更多地第一时间将球交给菲尔米诺,这就意味着皮球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在对方后场。这种战术其实非常古老,长传冲吊的使用往往意味着球队配备有高中锋,但其实,利物浦并不具备这一要素。

  克洛普的战术是充分利用自己高压逼抢,争取更多的二次进攻机会,从而在进攻三区制造杀机,而在英超,除了利物浦之外,少有几支球队能够做到这一点。世界其他球队都在效仿克洛普和瓜迪奥拉,在前场就展开逼抢,但随着这样的打法已经逐渐成为必需品而非奢侈品,在英格兰足坛,全新版本长传冲吊战术将会再度流行,来针对越来越普遍的高位压迫踢法。

  4后卫防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紧凑。清道夫或者自由中卫的存在,意味着该球员会更多的从中卫位置前插,担负起组织进攻的重任。罗纳德-科曼就是典型代表。

  当然,近年来,这种踢法不太常见,一方面是因为前场逼抢战术的使用,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擅长盘带的球员都被用在其他位置。不过,科曼型球员,也就是自由中卫、清道夫或者伪五(相对于伪九),极有可能再次涌现。

  弗兰基-德容效力阿贾克斯期间,就展现出成为盘带型中卫的能力,他经常从防线带球杀出,主导球队进攻;虽然他加盟巴萨后或者在科曼执教的荷兰国家队,并不会采取这样的踢法,但这显然是阿贾克斯在青年队就灌输给球员们的理念。

  阿贾克斯U17队中卫新星奥利弗-埃尔特森已经引起广泛的关注,因为他具备类似德容的踢法。这种后卫习惯沉肩,掩饰自己的传球线路,并带球突进到更深的位置,从而避免球队在后场倒脚组织进攻时遭遇逼抢。

  在英格兰足坛,后场传控组织进攻,已经是非常常见的踢法,控球型中卫自然会进一步去带球前插。但当然,这种踢法始于阿贾克斯。

  这句话听起来耳熟吧?“年轻球员没人想做加里-内维尔(出自卡拉格,意思是没人愿意踢边卫)”。亚历山大-阿诺德以及罗伯逊的成熟,某种程度上让人们对边卫平添一份喜爱,但他们或许只是这个十年可能出现的某种战术潮流的开始。

  阿尔特塔执教阿森纳之后,将小将萨卡放在左边卫位置,虽然从纸面上来讲,萨卡踢得是左边卫,但当奥巴梅扬从边锋位置内收成为中锋,积极前插的萨卡几乎扮演着内锋的角色。相对于埃梅里时代,如今的阿森纳对主帅战术理念的推行更加严格,萨卡也因此得益。边卫和翼卫的界限愈发模糊——萨里也对麾下边卫的要求极高,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主教练采取这样的踢法。

  边锋球员改踢边卫没什么新鲜的,虽然亚历山大-阿诺德、萨卡以及如今拜仁边卫阿方索-戴维斯代表了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没错,阿什利-科尔是在年轻时改踢边卫的,但如今的新型边卫不会(像科尔那样)为防守而妥协进攻能力,同时,他们也不是天生的铲球高手。

  主教练们逐渐发现,将技术出众的球员放在左右边卫位置,往往会让球队受益匪浅,当然,前提是他们也要安排其他球员进行补位。阿尔特塔不会让萨卡将主要精力放在防守端,相反,他会让其他球员在阿森纳控球时为萨卡补位;相似的是,克洛普会让法比尼奥回撤到两名中卫之间,这样一来,右侧的中卫就可以拉到边路,给亚历山大-阿诺德补位。

  这种踢法或许会在接下来的10年变得更加流行。巴萨和皇马这样的球队已经充分证明,边卫球员在现代足球环境中多么重要:想象一下,如果边卫的作用进一步凸显,会给足球带来怎样的发展?

  上面曾经提到过,一切创新都会以确切的需要作为依据。那么,随着全新型边卫的出现,对哪种球员的需求会更加迫切?

  在阿森纳,当萨卡前插,扎卡会填补他留下的空当,离开自己的中前卫位置;在曼城,边卫内收的情况更加多见,曼城中前卫也习惯了回撤到边卫位置,扰乱对方的前场压迫,同时将球更加轻易地输送过中场。

  边卫或翼卫前插时,给他们补位的往往是中卫。但未来10年,更多球队或许会用中前卫担此重任,让边路球员内切,从而为球队提供更多的创造力。

  在现代足球环境中,内收后的边卫扮演的角色类似于防守型中场。假设边卫真的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负责给他们补位的中前卫必须更加强壮、更具位置感且更加擅长分球。现在,你可能立即就能从心爱的球队找出这样的一对拍档。

  我们或许能够看到更多球队采取这样的踢法,在控球时,边卫及中前卫能够互相换位。这可能是保持中场强度及结构的最佳方式,同时技术出众的边卫球员也将得到重用,不管是内收客串中前卫,还是前插扮演边锋。

  随着现代足球激烈程度不断提升,传统的10号角色已经逐渐消失。节奏较慢的组织型中场消失不见,里克尔梅这样的球员,逐渐被斗志昂扬且防守稳固的8号球员所取代。

  主教练们发现,这些禁区到禁区型中场偶尔也能够提供创造力,但绝大多数很难做到这一点,球队的组织重任已经逐渐转向边路,两侧的边卫不断向禁区输送传中,同时,内收型边锋也能够在中路制造杀机。

  在格拉斯哥流浪者,主教练杰拉德为了解决球队创造力缺乏的问题,会把两名10号位球员放在更靠近中路的位置,组成十分紧凑的4-3-3阵型。相似的是波切蒂诺执教时的托特纳姆热刺,他会将埃里克森和孙兴慜放在凯恩身后,两侧的位置则留给前插的边卫。

  随着边卫的位置不断前移,中前卫的任务变得更加艰巨,更多的球队或许会采取双组织核心的踢法,甚至曼城也会同时派出德布劳内和大卫-席尔瓦,虽然他们的站位更像是8号。